首頁 > 新聞 > 大陸 >

2020中國企業500強公佈,千億級企業首次突破200家 大企業要有大擔當(產經觀察)

2020-10-14      來源:人民網-人民日報   VIEW:


製圖:張芳曼

世界500強企業入圍數量蟬聯第一,千億級企業首次突破200家,研發投入首次超過1萬億元,100大跨國公司平均跨國指數創下歷史新高……日前,中國企業聯合會、中國企業家協會連續第十九年發布中國企業500強榜單,一連串好消息令人欣喜。

面對亮眼的成績單,中國企業聯合會、中國企業家協會會長王忠禹看到更多的卻是短板和潛力:「我們在全球供應鏈主導權、關鍵核心技術、行業話語權、自主智慧產權等方面,跟國際先進水準相比還有較大差距。」他在中國500強企業高峰論壇上呼籲:「中國企業比任何時候都更需要同心協力、共克時艱,要知難而上,主動擔當作為,堅持在危機中尋找機遇,在困難中尋求突破,牢牢把握發展的主動權。」

「塊頭」更大,「體質」更強

2020中國企業500強的營業收入、淨利潤分別比上年500強增長8.75%10.2%

2020中國企業500強榜單剛一公佈,就有不少人點贊:「中國大企業又進步了!」

2020中國企業500強入圍門檻為359.61億元,較上年提高36.36億元。榜單上,營業收入規模在1000億元以上的企業數量為217家,比上年增加24家,不僅千億級企業繼續擴容,新增企業數量也再創新高。其中,有8家超大型企業集團營業收入超過1萬億元。中國石化、中國石油和國家電網再次位列前三,營業收入都在2.5萬億元以上,建設銀行、農業銀行成為萬億級企業的新成員。

「企業是引領經濟發展和技術創新的重要力量,中國企業500強排行榜生動記錄了中國企業發展的軌跡。」國務院國資委主任郝鵬表示,2002年首次發布中國500強企業入圍的門檻,年收入只有20億元,而今年的入圍門檻已大大提高,「這些數據展示著我國企業為增強綜合國力和國際競爭力提供的重要支撐。」

中國企業500強不僅「塊頭」更大,「體質」也更強。從入圍產業看,傳統產業入圍數量持續減少,黑色冶金企業減少了7家,而先進製造業企業增加了6家。結構調整也帶來了質量效益的提昇。2020中國企業500強實現營業收入86.02萬億元、淨利潤38924.14億元,分別比2019中國企業500強增長8.75%10.2%,利潤增速「跑贏」收入增速。

中國企業500強不僅「身體」更好,「腦子」也更靈。2020中國企業500強研發投入首次破萬億元,達10754.06億元,同比大幅增長了17.04%;其平均研發強度為1.61%,達到歷史最好水準;共擁有發明專利48.43萬件,比上年500強增長了19.4%;參與國際標準制定7571項,其中通信設備製造業共參與5354項國際標準制定,位列第一。

「從長期趨勢看,自2010年以來,中國企業500強的平均研發強度呈現出先降後升態勢,越來越多的大企業認識到創新才是企業的核心競爭力。」中國企業聯合會首席研究員繆榮介紹,通信設備製造業在研發強度、人均研發費用、平均研發費用的行業排名中都高居首位,廣東在區域研發強度排名中繼續保持領先。

世界500強企業越來越多,國際地位更加突出。中國上榜2020世界500強的企業數量為133家,蟬聯榜首,其中內地上榜企業為121家,比上年增加5家。

短板和不足仍存

對標世界一流企業,仍須做大規模、做優產業、做多利潤、做強能力

「必須認識到自身的短板和不足。」面對營業總收入占中國經濟總量超過86%500強企業,王忠禹一再提到差距。

都是大企業,我們和世界先進水準的差距究竟在哪裡?

看盈利能力。今年世界500強榜單上,儘管中國上榜企業數量排在第一,但平均收入利潤率只有5.33%,低於一些發達國家8%以上的水準。

看品牌價值。中國目前有220多種工業品產量居世界第一,但進入全球品牌100強的自主品牌只有華為1個,和不少發達國家差距明顯。

看產業地位。世界500強企業中,中國上榜企業傳統產業占比較高,而發達國家的高端製造業和現代服務業優勢明顯。與國際先進水準相比,中國大企業在全球供應鏈主導權、關鍵核心技術、行業話語權、自主智慧產權等方面還有較大差距,在做大規模、做優產業、做多利潤、做強能力等方面仍然要堅持對標世界一流企業。

「在世界500強中,中國上榜的非銀行企業平均利潤不足22億美元,不到一些發達國家企業的1/3。這說明企業真正實現由大到強,並實現全球產業鏈、供應鏈、創新鏈中的核心技術自主可控,還有很大的差距。」亨通集團有限公司董事局主席崔根良說。

差距不小,挑戰也不少。

看外部,受新冠肺炎疫情影響,當前全球經濟深度衰退,國際貿易和投資大幅萎縮,多年擴張的全球生產網路正在出現區域化、本土化的現象。「由於疫情在全球的蔓延,全球供應鏈、需求鏈、技術鏈的不同環節在不同時期可能出現『斷點』。」王忠禹認為,大企業是國民經濟的中流砥柱,「越是緊要關頭,越要有擔當;越是危機時刻,越要有作為。」

看國內,結構性、體制性、週期性問題相互交織,企業生產經營面臨一些困難和問題。特別是受疫情影響,不少企業及其所處的產業鏈受到了較大衝擊。「我們產品的海外訂單嚴重萎縮,生產負荷一度降至37%。頂住壓力,實施『出口轉內銷』,7月底生產負荷終於恢復到正常水準。」中國平煤神馬能源化工集團董事長李毛感慨,「傳統企業必須在融入新發展格局中主動作為,搶抓機遇,做到國內緊缺做加法、過剩產能做減法、科技創新做乘法、機制改革做除法,這樣才能更好提昇企業核心競爭力。」

大變革孕育大機遇

發展環境越是嚴峻複雜,越要堅定不移改革創新、破局開路

大變革孕育大機遇。德國西門子公司、日本豐田公司……世界知名企業往往都是在變革中搶抓機遇,進而挺立時代潮頭。「實踐證明,發展環境越是嚴峻複雜,越要堅定不移改革創新,不斷破局開路,克難前行。」中國建材集團有限公司董事長周育先指出,大企業只有始終堅持創新驅動、改革賦能,才能顯著增強發展質量和發展韌性。

——提昇產業鏈水準,維護產業鏈安全,大企業是頂梁柱。

擺脫「卡脖子」,沖入「無人區」,奪下「制高點」,大企業責無旁貸。「大企業要圍繞產業鏈部署創新鏈,圍繞創新鏈布局產業鏈,尤其要努力補全產業關鍵技術的『斷點』『盲點』。一些進入技術創新『無人區』的龍頭企業要繼續加大投入做好基礎研究,進一步創新突破,用原創性、根本性、前瞻性成果支撐應用技術創新。」王忠禹說。

告別「中低端」,探索「高附加」,實現「現代化」,大企業一馬當先。我國擁有全球最完整的產業體系,但企業在全球產業鏈價值鏈上總體處於中低端。在繆榮看來,中國大企業在「十四五」時期必須堅持技術創新與資源整合兩條腿走路,從產業基礎、產業結構、產業鏈水準等方面發力,完成向產業鏈價值鏈中高端的躍升,「這不僅關係到產業盈利水準,更事關產業發展安全。」

——抓住產業變革機遇,推進數字化轉型,大企業是領頭羊。

當前,新一代資訊技術革命和產業變革加速演進,新應用、新業態、新場景大量湧現。在2019年《全球獨角獸榜單》中,我國位列前三的行業分別是電子商務、金融科技、文化娛樂行業。從共性看,以科技創新特別是人工智慧、大數據為基礎的新業態發展特徵更加鮮明。特別是今年,疫情防控期間線上線下結合的企業運營模式加快發展。許多企業藉助雲計算、大數據、物聯網等新技術手段,推動智能服務、虛擬運營、交互體驗等新業務發展,同時利用工業互聯網平台開展生產協同,進行風險預警。

「數字化智能化時代,數據將成為重要資產,產品會被場景替代,行業可以被產業生態覆蓋,只有順應潮流,企業才會有光明的未來。」王忠禹表示,大企業特別是大型平台企業應成為推動實體經濟線上化、數據化、智能化的領頭羊。

——利用兩種資源,加快形成新發展格局,大企業是主力軍。

2020世界投資報告》發布的世界非金融跨國公司100強顯示,100大跨國公司平均海外營業收入占比為59.14%,而上榜的中國企業中,海外營收占比、海外人員占比分別為41.49%15.09%。如果再看中國企業500強中申報海外收入的249家企業,其平均海外收入僅占全部收入的14.58%,平均海外員工占比僅6.35%,差距更大。

「世界冠軍只能在國際賽場上產生。企業要做強就必須參與全球市場競爭,企業要做大就必須定位於全球市場。」崔根良說,中國大企業融入全球化的發展潛力和空間依然巨大,要抓住「一帶一路」建設重大機遇,利用好國際國內兩個市場、兩種資源,成長為強大的國際化企業,為構建新發展格局貢獻更大力量。

  • 責編:
0

閱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