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新聞 > 軍事 >

【軍事博評】張競:作賊喊抓賊─南海菲律賓防空識別區

2020-07-20    作者:張競   來源:輕新聞   VIEW:



編按:早前有衛星拍到西沙群島最大島嶼永興島的機場停泊了四架殲十,但這批殲10似乎只是暫時停駐。如果解放軍成立南海防空識別區,西沙與南沙群島填島得來的幾個機場將是良好的空防節點。(網絡圖片)

美國太平洋空軍部隊指揮官布朗上將(Gen. Charles Brown, USAF)日前宣稱,中國大陸若是在南海劃設防空識別區,不但是會影響美國,區域內其他國家亦將受到波及,不過南海周邊各國並未理會此種說法。

但是6月25日菲律賓國防部部長羅倫沙納(Delfin Lorenzana)卻突然出面與其唱和,甚至還加碼跟進提出多項指控,認為在南海劃設防空識別區將會有違國際法理秩序,甚至還會違反聯合國海洋法公約有關專屬經濟區條款,並且認為將有多個國家將認定該防空識別區為非法,並且違犯國際法條。


編按:報刊中菲律賓國防部長羅倫沙納(Delfin Lorenzana)的說法。(網絡圖片)編按:必須指出的是,中國方面短期內還未有落實南海防空識別區的計劃(儘管解放軍已有監察該區大部分空域的能力),也未提過ADIZ的劃界問題,但美國部份軍事觀察家已信誓旦旦地指出其範圍等,更有甚者,他們連其他ADIZ的範圍都劃錯,例如越南自己劃出的ADIZ就至少涵蓋半個南海;再講,ADIZ又不是領空,本來就容許重疊。(網絡圖片)


羅倫沙納更認為北京若在南海劃設防空識別區,將提升區域緊張情勢,觸發誤解誤判,因此為維護整個南海區域持續和平穩定,中國大陸應當不要再繼續推動其所打算劃設之南海防空識別區。

但羅倫沙納顯然就是忘記目前在南海周邊各國,菲律賓本身是唯一在南海海域劃設防空識別區,並且未來還打算繼續擴大其範圍;所以羅倫沙納如此發言,誠可謂是作賊喊抓賊,所有指控北京打算安上之罪名,馬上就可對號入座,可以讓南海周邊各國反過來指責馬尼拉。


編按:1953年菲律賓已建立防空識別區且涵南沙群島東部水域。不個這個識別區主要應對由大陸或台灣飛過來的戰機,所以主要應對菲律律北部地區。(網絡圖片)

菲律賓是在1953年11月21日,由當時菲律賓總統季里諾(Elpidio Rivera Quirino)以第222號總統行政令,直接命令菲國民航主政機關立即籌設防空識別區,並且要求該民航機關首長須與菲律賓空軍以及美軍所派代表協商,以便確認並刊行菲國防空識別區邊界,說明統籌防空識別區內,在平時以及軍事緊急狀態下,遂行飛航管制與飛行器識別程序之法則與規定。最後季里諾總統並明確授權菲國工商部部長與國防部部長,由兩者共同核定後,菲國防空識別區各項規範方能生效。


編按:菲律賓戰後由於有美軍支持防務,國防開支不算高且集中於對抗南部分離勢力的陸軍上,所以空軍實力一直不強,70年代時主要戰機就只是一個中隊的F-5A(右)及一個中隊的F-8(左),而且妥善率一直不高。1991年後菲空軍只餘下F-5,而2005-2015年期間甚至連一架戰鬥機都沒有,這些年間菲國執行防空識別區識別警戒任務的能力甚低。(網絡圖片)

儘管菲律賓劃設防空識別區如此多年,但因其空防武力相當薄弱,整體國家財政並不理想,因此對於其他國家軍機通過菲國防空識別區,其實根本就無法採取任何攔截查證因應行動;其實這就更加證明劃設防空識別區本身來說,假若無法配合實際行動,就無法產生任何政治效應。


編按:東亞 / 東南亞地區飛航識別區與菲律賓現時ADIZ(紅線所示)的比較。(網絡圖片)

因此各國軍機穿梭在菲律賓防空識別區,只要是遵從國際法條,未曾飛越菲國領空,原則上根本就是如入無人之境,從未感受到菲律賓空軍能夠有所作為。相對來說,有時外籍軍機借道於國際民航航路,通過馬尼拉飛航情報區,倒還會規規矩矩完成申請程序,聽從民航管制導引,馬尼拉飛航管制中心還顯得比較能夠具有權威,彰顯出菲國主權地位。


編按:「2028飛航計畫」(PAF Flight Plan 2028)中AR1的指標,以白線圍著。其西面凸出之處剛好就是南沙群島,而且是中、越、菲三國同時聲稱擁有的地區。(網絡圖片)

不過菲律賓空軍在2014年以「2028飛航計畫」(PAF Flight Plan 2028)為名,提出為期14年之遠程建軍發展方案,並且依據其空防戰力覆蓋區域範圍,設定菲國本身空防區域戰備(AR:Area Readiness)水準指標,作為空軍建軍發展追求目標。其中AR4是指涵蓋菲國領土0%至50%,AR3則是涵蓋菲國領土從51%至74%,此種戰備水準將實際包括目前整個菲國防空識別區,以及菲國所稱之西菲律賓海,換言之就是延伸至南海海域。假若是到達AR2時,其範圍將涵蓋75%至84%之菲律賓領土,其中將包括部分尚未被目前菲國防空識別區所涵蓋區域;最後若是到達AR1時,就必須涵蓋85%至100%之菲國疆域。

編按:菲律賓提出的「2028飛航計畫」(PAF Flight Plan 2028)內容及2022年的短期目標。不過短期目標似乎只達到了一小部分。(網絡圖片)

依據前述指標,菲律賓空軍希望在2022年時,將目前區域戰備水準從AR4提升到AR3,換句話說就是要涵蓋目前整個菲國防空識別區,並且將其繼續延伸至部份南海海域;而且更打算在2028年時,將整個區域戰備水準從AR3提升到AR1。正是因為菲國空軍公開表達如此強勢建軍構想,因此菲國就更有隨著空軍建軍實力增強後,將重新劃設防空識別區範圍主張,而且構想亦有多個不同版本,但各個版本涵蓋範圍都明顯向南海擴張,並擴及大半個南沙群島海域上空。

就算是由菲律賓空軍司令德加多中將(LtGen. Jeffery F. Delgago, PAF)在「2028飛航計畫」建軍政策文件中,依據AR1區域戰備水準發展構想,所提出較保守涵蓋範圍版本,亦是明顯向南海擴張菲律賓防空識別區範圍,並且覆蓋大部分南沙群島海域所屬空域;因此證明菲國不但當前所劃設防空識別區,已斬釘截鐵地染指南海空域,未來更要得寸進尺,再將其範圍擴張到大半個南沙群島所在空域。


編按:菲律賓近十年的經濟增長其實很不錯,不過其2028年計劃也實在過於龐大了,除要有新一代戰鬥機,還需要預警機、大型巡邏機與長程防空導彈,這對於除馬來西亞或新加坡外的東南亞國家,還是很難負擔的。BTW,圖中的預警機,竟然是中國的外銷用預警機ZKD-03。(網絡圖片)

不過就目前觀察菲律賓政府籌措大量資源支持其空軍建軍,以及多項放在檯面之軍事硬體採購案顯示,菲國確實是有心去加強其空防實力,免得所有劃設之防空識別區都形同具文,完全都無法發揮任何實際效用。但就目前進度觀察,菲國空軍能否依照原定構想,將區域戰備水準向上提升到AR3水準,其實充滿各種變數,相關進展亦並不算理想,整體空防運作與戰備表現,亦未獲突破性顯著成長。


編按:菲律賓近年設置的空中遠程監察雷達情況,就已建設的1-3號雷達站可見,基本都是針對南沙及中沙附近空域。(網絡圖片)

因此在此種狀況下,菲律賓國防部部長羅倫沙納信口開河,也不先思索菲律賓本身在防空識別區規範上是何種狀況,就胡亂跟著美軍將領起鬨,根本就是說嘴掌嘴,糊塗至極作賊喊抓賊。假若要是來打口水官司,馬尼拉未見得能夠討得到任何便宜。但是目前國際社會對於南海情勢本來就是多重標準,刻意縱容某些國家所採取行動,所以才會讓菲國政府喪失判斷能力,閉著眼睛猛說瞎話。

只是菲律賓檯面政治人物與政府官員,向來就喜歡用暗渡陳倉移花接木手法,來處理領土爭議問題。菲國空軍所發表建軍政策文件中,就用拐彎抹角方式,將防空區域戰備指標AR1與涵蓋全部國境疆域劃上等號,但若仔細檢查政策文件中所繪製AR1區域,其實就明顯夾帶大半個南沙群島海域,此種偷天換日小動作,不過就是在替未來南海領土爭議上,刻意製造各方並未對此提出異議之口實。所以針對菲律賓政府刻意對其空軍隨意亂繪製疆域圖,若是要在領土爭議上站穩立場,就必須對此透過外交管道正式提出質疑,並且明確表達對此有所異議。


2028年的防空識別區擴展計劃,向南沙群島方向擴展尤為明顯,且幾乎已包涵兩岸所有在南沙群島的領地。(網絡圖片)

其實在國際社會各項空中飛航體制運作上,防空識別區與飛航情報區涵蓋範圍,從來就不是百分之百與國境疆域完全相同,而且各國從來亦未曾拿出防空識別區與飛航情報區,作為解決領土或領海爭議之裁奪證據。如今菲律賓要拿出防空區域戰備指標所涵蓋區域與其所主張疆域相互建立聯結關係,確實是在國際法理論證擂臺上黔驢技窮自曝其短。


編按後記:現在菲律賓的空防只靠12架南韓製作的FA-50PH戰鬥教練機負責,未來可能購入兩個中隊的JAS-39。這批機價格雖比較相宜,但性能在東亞看來並不特別出眾。(網絡圖片)


作者張競先生簡介:民國榮民,曾任海軍中權軍艦艦長,美國海軍戰爭學院績優畢業,英國赫爾大學政治學博士,目前在大學執教國際關係等政治學入門課程。勤於媒體針砭時政與探論國際現勢,亦經常接受媒體電訪;偶爾出席政論節目,評論政軍議題。著述文稿課題廣泛,獲得讀者極多迴響。

0

閱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