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專欄 > 名家專欄 > 朱高正 >

其實台灣可以做得更自豪一點

2020-04-25      來源:朱高正   VIEW:

最近由於新型冠狀病毒肺炎的蔓延引起全球的恐慌,而最讓人怵目驚心的莫過於是發生群聚感染的钻石公主號國際郵輪,她從母港橫濱出發後,發現有新型冠状肺炎感染的現象,因為密閉空間的關係,多次被其它港口及國家拒絕登陸靠港,也讓船上的乘客徧嚐從失望到絕望,瀰漫著面对死亡而无助的恐懼氣氛。

钻石公主號是觀察人性最好不过的一個契機。相對地,二月十三號柬埔寨總理洪森宣佈,西哈努克港將接納威士特丹號遊輪。這是该邮轮先後遭到關島(美國)、石垣島(日本)、高雄(台灣)、馬尼拉(菲律賓)与曼谷(泰國)等五個國家或港口拒絕靠岸请求後,首次闻到人道关怀的幽香。洪森说他主要的目的就是要去除人们心中的恐懼。他的新聞稿講得很棒,要讓乘客们上岸安頓,沒問題的就送到金邊,包機讓他們回到母國,有问题的就提供相关的医疗服务。而威斯特丹號邮轮上却沒有一個遊客或者工作人員是柬埔寨国籍。此時洪森總理能夠做出這个決定,無疑是站上了新时代全球化道德的制高點,令人刮目相看,與钻石公主號像人球似的徘徊在橫濱港外,形成強烈的對比。如再加上稍前,洪森在疫情刚爆发时,宣布武汉封城后,前往武汉探望该国在武汉的留学生,一则表现出对青年的观怀,一则突显对中国的支持,都已无疑让洪森进入杰出国家领导人的行列,也大大提升了柬埔寨的国际地位。

其實,這一次新冠肺炎傳播之快,來得之突然,都是前所未有的,這也突顯出這一次的抗疫大戰所特有的全球化性質,幾乎没有有一個國家可以自外於新冠肺炎的威脅。”全球化”一般來講是指最近五百年從葡萄牙、西班牙所開啟的大航海時代,随后由荷蘭、英國取而代之,那就是橫行了全球最近三百年的西方殖民帝國主義。從中國崛起之後,已悄然進入二十一世紀,中國崛起意谓着全球化進入2.0的新时代,這是因為中國已成為世界第二大經濟體,在可預見的未來將取代美國成為世界第一大經濟體。而過去全球化的內容,只不過是西方殖民帝國主義国家利益的延伸而已。隨著全球化進2.0,自然而然中國傳統文化的一些重要元素也将融入全球化。這些重要的元素就是中國文化跟西方文化之所以不同的主要元素,那就是仁、中、家这三个主要范畴。 

「仁」就是孔子最高的道德理想,從這個「二人」為仁,就可以看得出中國傳統文化基本上跟西方最大的不同,是不刻意凸顯個人的價值。近代西方文明的特色是强调個人主义,其結果就造成资本家剥削劳工,強者欺負弱者。而中國则自尧舜以來,四千多年标榜,父子有親、君臣有義、夫婦有別、

長幼有序、朋友有信,五者是為人學習的主要目標。強調的是人與人關係的和諧。中,從堯舜以來,就是以中道作為大道相傳,所谓允执其中。堯、舜、禹、湯、文、武、周公以來,都是崇尚中道。中道就是不偏不倚,凡事不要太過,也不要不及。所以中國不會像西方出現那麼多所謂的「主義」(isms),譬如說:個人主義、集體主義、自由主義、保守主義、資本主義、社會主義…林林总总、形形色色的主義,主義就是偏向哪一個。连我们今天立国的根本原则还得在社会主义上头,加个中国特色才稳妥,不能照搬。最後就「家」,中國人以這種父子、兄弟最自然的感情做基礎,形成中國文化強大的凝聚力與擴散力,所谓“尧舜之道,孝弟而已矣”。

進入全球化2.0的新時代,就是因為中國的崛起,隨著中國經濟影響力的急剧擴大,中國傳統文化這些主要元素,也將在全球化當中扮演不可忽視的腳色。所以這一次的抗疫大戰,也將隨著中國的崛起,進入全球化2.0的新時代,也將體現出中国元素,更何況疫區是爆發在武漢,在面對抗疫大戰的時候,将體現出前所未有的互助与包容,這跟中國先前所倡議的人類命運共同體,強調各個國家、各個民族的互聯互通、一帶一路這都是相通的。

在钻石公主號我們所看到的,刚好跟在威士特丹號所看到的,形成一個強烈的對比。钻石公主號上的日本遊客佔一半以上,但日本政府卻以資源有限,对還沒有發燒的遊客不提供檢測,在這裡我們看到人性自私、心量狹窄的一面;反之在威士特丹號船上沒有一個柬埔寨人,其总人口才一千多萬,比台灣還少,卻能夠面對全球、拥抱未來。洪森總理那篇演說,震聾聩耳,卻又彰顯人性善良的一面。其實,天理之公與人欲之私,這是中國傳統儒學的一個重要論域。朱子就強調人要能「尽乎天理之極,而無一毫人欲之私」。人之所以能夠尽乎公理之極,而無一毫人欲之雜,就是因為人有思辨的能力。孟子認為人跟禽獸最大的差別,就在于人能夠思考,能夠辨別是非,为善去惡。所以在這種情形下,就自然而然习于換位思考,而不致于自我中心。西方因為個人主義、自我中心作祟,再加上从過去這三百年,西方殖民帝國主義在非西方世界的掠奪史上來看,根本沒有「人飢己飢,人溺己溺」的精神。其實,西方最傑出的哲學家康德早就強調「社会性」(Geselligkeit),也就是社會性是人的本性之一,人不能離群索居,人從生下來就需要有父母兄姊的撫育教導。就像亞里士多德所講的,人只有在社會當中,才能成就自己的道德理想。如果不習慣於換位思考,那麼你怎麼能夠期待必要的時候能夠得到別人的幫助呢?易言之,平常我們就要習慣能夠幫助別人,就算跟自己的利益有所衝突,也要能幫助別人,養成這種人飢己飢,人溺己溺的習慣,這樣才能促使人類的社會性不斷的成長。

在钻石公主號我們看到的,是對這種社會性最大的伤害;反之,威士特丹號則是對社會性值得大书特书的頌揚。因此我們除了高度讚賞洪森總理在威士特丹號的無私決策之餘,也應該要有所作為,在我們力所能及的範圍內,向钻石公主號提供物資、人力、財力等等的帮助;我們更衷心期望此時此刻,大陸雖然已身陷新冠肺炎的危機,但此時也應該對钻石公主號提供力所能及的幫忙。也正因為如此來彰顯社會性,更能夠凸顯人性善的一面,顯得更為可貴。至於此時也正是兩岸展現良性互動的契機,眾所周知的「以小事大」,要有智慧;「以大事小」,要有仁德。我們實在不願意在此時看到心量狹隘的言論出自官員之口。孔子在《周易》的文言傳裡頭寫道「積善之家必有餘慶;積不善之家必有餘殃」,我們人平常就要養成積善行、善德、甚至善念的習慣,去除一切不善的行、不善的言、不善的念,也唯有如此,上天才會保佑台灣。切忌碰到危難时,只忙為己谋利,不余遗力。要多替對方著想,這樣臺灣不就可以變得更自豪一點了嗎?

0

閱覽: